匪夷所思的可耻

创建于

随着黑色渐渐被白色吞噬,生活在这里的他们开始在活动了。差点忘了,它也是其中一个。它是一个奇怪的物种,有时呻吟,有时号叫,有时蠕动,有时也一动不动。渐渐的,黑色渐渐褪去,就只剩下白色了,很明显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
这个奇怪的物种开始挣扎了,它的大脑在离开它的巢穴前几分钟高速的运转,但肯定达不到计算机编译的速度。它在思考,或许在这巢穴多呆几分钟便可以入列仙班,脱离这有时令它厌烦的凡间;或者在这巢穴中一动不动,做着它每晚都做的白日梦。很可惜的是,它并没有那样,所以说它奇怪嘛,它就只会想象,渐渐的,四肢软弱无力的挣扎着离开了自己的巢穴,开始了一天浑浑噩噩的生活。

这个奇怪的物种在想,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。很可笑,它的大脑居然有着中国滑稽的想法,每天早上它总是这样安慰自己,似乎这样想会感觉很舒坦。它理所当然的带着这种想法去往他们存在的地方。在对它来说漫长的道路上,极不情愿的拖动着两条腿,上身跟着貌似很协调的摆动,理所应当的大口呼吸着时而冰冷时而酷热的空气,它那奇怪的大脑又在想:昨天又浪费了,今天可不能在那样了。它的头部有时阵阵剧痛,这个自以为是大脑有认为那是过于寒冷或者氧气不足在搞鬼。也许是不停的胡思乱想,它很快就邋邋遢遢的到了目的地,当然,有时它对目的地浑然不知,今天或许是个例外。

它一屁股蹲在随便的某个角落,又假惺惺的拿出所谓的课本,瞪着充满IBM电路板的布满电路般血丝的眼睛,似懂非懂的在听他们传言说教,不乏有的他们承认在误人子弟,也不乏有的在教书育人,但是对它这个奇怪的物种来说,区别似乎不大。他蹲在那里,听着他们那令人陶醉的声音,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世界里,一次又一次的回味着自己的种种经历,高傲的有时候认为自己有点格格不入,这有时候令它自己都讨厌。它自以为是的那样想着,其实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落后,它的涉猎,它的处事,它的思想,不对,它怎么会有思想,早已是不值一提了。可它还是这样,像是喝醉酒坐在那里,想着那些有的没得,好像真的置身在四维空间中。

有的他们在上面讲的眉飞色舞,而有的好像在歇斯底里。然而,他和下面的他们,包括它,像是处于两个不同世界的人。有的他甚至达不到误人子弟,因为他们处于不同的频道,他说他的,他们做他们的,它想它的。他全然不顾下面他们的所作所为,只是有时到了真的是难以忍受的地步,偶尔打断一下。当然,出于对他的尊重,他们只会暂停短暂的一会儿,过会儿他们还会继续。作为对此种现象的无数次的旁观者,它也替他感到无奈。但不得不承认,站在上面的他紧跟时代潮流,在所谓的课堂上会说出一些网络用语,下面的他们听到后第一反应是哈哈大笑,接下来便是议论纷纷。显然,这似乎比他平常讲的令人排斥的东西要有趣的多,这会给他们带来欢乐,肤浅的欢乐,而那些真正深奥的东西责令他们时不时的感到厌倦。

目录都去哪了...